yabo体育下载-这部口碑极高的足球纪录片 中国团队是如何拍的?

我将同样的问题抛给了几位球迷朋友,却几乎得到了同样的回答。不过几位肆客体育的同事会说,他们也蛮喜欢陕西足球的纪录片《如果你喜欢陕西队》。

在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App盛行的时代,在体育文化还未兴起的当口,非个人传记类的体育纪录片,极度缺乏生存的土壤。

作为《足球少年养成》的制作方,黑马体育不得不东渡日本,去日本高中足球的赛场上寻找素材。而且拍了两季之后,他们正在犹豫要不要拍第三季:“如果还想继续坚持拍下去,我们确实需要至少能覆盖成本的赞助资金进来,不然连续的投入成本确实太大了。”黑马体育创始人蔡秋德说道。

在豆瓣上,《足球少年养成》第一季的评分,高达8.8分。今年8月的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足球少年养成》第二季成为电影周最具影响力体育影片,并与其他15部体育影片入围第37届米兰国际体育电影电视节全球总决赛。

即便亏本了,这依旧是一部公认的好纪录片。通过与黑马体育团队的对话,你会发现这样一部极具诚意和情怀的足球纪录片,其实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在很多人看来,纪录片不需要剧本,也不需要多高的拍摄技巧,只需要真实记录就行。尤其在移动时代,Vlog横行,似乎人人都会拍纪录片。

即使像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足球单元最佳影片《球迷董大姐》,也就以山东鲁能vs江苏苏宁比赛为轴心,跟拍了主角两三天时间,结合一些历史影像,做出了一个5分多钟的球迷纪录片。

当然,拍摄时间短、素材少,并不意味着纪录片的质量就不高,抖音一个10秒的作品也可能让人瞬间落泪。但如果你要探寻一个国家的足球文化和一个成功赛事的真正魅力,则必须通过长时间的深入调查,才能窥探究竟。

“第二季我们10月份就开始策划、勾搭前方资源。然后从10月份到次年1月份,我们往返日本四次,一般是每次去10个人,分两组分别拍摄。全国大赛期间,我们去了15个人,分三组跟拍。”

“这个我还真没数过。”蔡秋德心算了片刻,“大概得有40场吧!日本航空和青森山田我们是一直从县大会一直跟到全国大赛的,(冠军)青森山田我们就跟了7场。”

2月份开始,纪录片进入后期阶段,这阶段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对所有的日语采访内容进行翻译。“我们不是精选素材后,对这些精选素材进行翻译,而是对所有素材进行翻译后,再对照画面和翻译内容挑素材。”这虽然耗时耗力,但却能保证不漏掉任何一个亮点,而且还能为以后做好完整的素材积累。

6月份,第二季成片完成,黑马体育还在北京蓝色港湾的珠影耳东传奇影城包了一个影厅,邀请各位嘉宾和媒体人士观看第一期的点映。

观影之后,肆客体育创始人、著名体育媒体人颜强老师在微博上写道:足球少年养成,第二季。观映会至深夜,令人感慨万千。谢谢@蔡Q德 老师和黑马体育团队弟妹们的邀请,近年来看得最投入的一集纪录片。深入描述和挖掘的,是日本足球,提炼出来的,更是“人间性”——人的故事。这么好的内容,应该呈现在最好的平台上。这么优秀的团队,不应该,也不会光荣地孤军奋战。期待全集。

拍摄《足球少年养成》期间,黑马体育团队花了很多时间拍摄各种比赛和训练,但也花了更多时间去与日本人沟通能不能拍摄。

“我们跟拍日本航空和青森山田这些球队,必须和学校进行邮件和传真确认。尤其是全国大赛,你每场比赛前,都必须传真确认一次。你很难想象,在这个时代,报道比赛还需要传真确认,而且今天的比赛要确认,明天的比赛也要再传真确认一次,并不是申请个证就可以报道一届赛事。”

“日本对于肖像权的保护非常严格,即使我们申请的是官方摄像,也只能对阵赛场方向拍,不能对着看台拍。第一季去拍的时候,我们还不太清楚,结果被一个组织者看到了,把我们请了下来。”

除了比赛和训练,纪录片中还有大量的家长和教练的采访,“感觉你们采访他们都挺容易的啊,都跑别人家里去拍了。”我随口说道。

“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提出采访要求,绝大部分人不会配合,他们很怀疑,甚至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一个中国团队会来日本拍我们。一般我们问10个人,有8个人会拒绝我们。我们第二季其实想去跟拍一下那些已经高中毕业、去大学念书的足球少年,结果我们跑到青山学院大学,吃了两次闭门羹,导致这个选题彻底没法做了。”

在《足球少年养成》番外篇中,有一位七十三岁的日本高中足球001号摄影师小林洋,为了采访他,黑马体育团队先后和他进行了4-5次沟通,最终小林洋表示:先具体聊聊你们要采访什么内容,如果觉得OK,才接受采访。所以,蔡秋德和他的小伙伴们和小林洋又在一个咖啡厅和老头子聊了一下午,进行了一次所谓的前采漫谈,这才获得了进入他工作室正式采访的许可。

“当时也是特别巧,我在停车场看到关川郁万的父母在搬东西,然后就招呼JOJO去采访。当时JOJO被拒绝得太多,已经有些绝望了,但最终和他们一聊,发现特别顺利,他们还把我们请到家中聊关川的学习和成长。后来才知道,关川的父亲曾经来过中国,当时在大连卖器材。而且因为关川的父母是流通应援会副会长,我们得以采访到了其他的家长。”蔡秋德说道。

由于日本人的严谨和守时,许多拍摄计划的时间都被固定,拍摄团队有时甚至需要凌晨三四点起床,驱车数百公里,上午在神户拍,下午回东京拍,晚上还要整理素材,工作强度非常大。“有一次在时之栖基地的拍摄拍到一半下起冰雹,(主持人)唐晖直接发烧了。当时去青森山田拍的时候,雪下得和球门一样高。”

“有一次晚上11点多,我们在东京,正准备睡觉了,感觉到大楼有一些横向的摇晃。当时觉得没什么,就接着睡了。后来才知道,当时是发生了5-6级的地震。”《足球少年养成》执行导演王京说道。

“我们的同事非常能吃苦,当然,如果没有情怀的话,根本不可能坚持下去。”蔡秋德说道。

黑马体育团队的情怀是什么?他们的官方账号@在球场 是其中的一个体现。“当初取这个名字,也是希望我们更多的年轻人能出现在球场,更深刻地感受体育文化和体育的真正魅力。中国体育行业,键盘侠实在太多,他们太容易情绪化。”

的确,在这个充斥娱乐内容的时代,更多人习惯享受浅层的娱乐内容,内容必须“炸”、必须过瘾、必须有视觉冲击力。同时,各大社交媒体鼓励短平快的内容,又容易让用户表达过于简单暴力、语言匮乏(哈哈哈/牛逼),容易出现站队的现象。

“像纪录片里面那种娓娓道来的细腻情感,我们许多人已经很难能静下心去感受了。但实际上,如果你出现在球场,置身其中,是肯定会感受到那些情感的。在日本赛场边,很多时候你都会听到一些非常中二的话,如果在其他场合,你肯定会觉得‘这群人有病吧’,但是在彼时彼地,你会和他们一样热泪盈眶。”

在《足球少年养成》纪录片中,看着日本航空小球员的道歉和真情告白,JOJO泪流满面——这是会让现场所有人都铭记终生的时刻。

@在球场 的官方微博上写道:#足球少年养成# 第二季,“人间性”是我们拜访每一个学校最常提到的一个名词,这个日语语境里的专属名词代表了日本高校的教育理念,也正是他们平衡学业和兴趣以及提升学生综合素质的最关键之处。

足球不仅仅是一种娱乐,一种情怀,更是一个重要的教育方式。这是《足球少年养成》纪录片一直想传递的内涵。

这些老师,通过足球,向学生们传递梦想的力量,告诉他们要信任队友、肩负责任感、热爱母校、注重每一个细节、以及以正确的心态面对失败,正如青森山田主教练黑田刚所说的那样:“高中足球确实只有3年,3年之后就结束了,但是人生还很长,不能沉浸在现在的失败中,而是要立刻调整心情,把这个失败当做一次经验,和之后的人生联系起来,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大人……大家必须要成为了不起的失败者!”

在老龄化严重的日本,这种阳光向上的精神教育,无比珍贵。所以为什么日本高中足球这么火爆?因为对很多日本人来说,这个比赛非常重要,更细致地说:

1、学校非常重视。因为如果学校的部活搞得不好,会被直接扣经费。也就说说,部活是学校领导的KPI之一。

2、学生非常重视。“我们在日本的地陪告诉我们,如果你进了甲子园或者全国高中大会决赛,那就说明你的能力very good!那个履历,相当于我们清华和北大的文凭。”

3、当地人和校友非常重视。学校具备很强的地域属性,而普及所有学生的部活,让学生及其家长具备更强的归属感。“我们在全国大会现场碰见一位妈妈,她儿子是学校上一届的门将,今年已经毕业了。我们问她为什么今年还来支持校队,她说是因为‘上一届我的孩子得到了其他家长的鼓励,现在我要回报他们。’”蔡秋德说道。

这样的良性循环,让比赛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至于包括NTV(日本电视台)在内的43家媒体,报道了上届全国高中足球大会,收视率也突破了10%。

在拍摄火爆的日本高中足球期间,蔡秋德的团队也同时跟拍了中国自己的青超联赛。

初秋的凌晨天色刚亮,珂缔缘的球队大巴载着应援家长们已经出发。来自喀什的新疆儿娃子们在身材浑圆的教练的带领下经过5000公里的跋涉赶赴赛场。

青超作为国内青少年足球的金字塔尖级别赛事,承载了每一个向赛场奔赴的人的热切希望。

两国的足球少年们,都有同样的足球梦想。但作为一个创业团队,蔡秋德和他的小伙伴们,却不仅仅只有情怀——他们还要考虑生存。

因为缺乏赞助方,《足球少年养成》的第三季还是未知数。“我们去日本拍摄,要携带的设备很多,所以不能坐地铁和高铁,都是包车。光包车费用,我们第二季就花了好几十万。”庆幸的是,黑马体育团队的另外一条业务线还是能较好的维系团队的生存和发展,那就是为各大平台和品牌做定制化内容服务。长期的行业资源和团队专业制作力量认可度,或许也是他们敢为情怀买单的勇气。当然,从长远生存和发展的角度思考,蔡秋德也希望这个行业能为真正想要投入体育文化产业的团队提供更好的拓展空间。

“我也不希望团队一直担任一个乙方的角色,成为纯粹的供应商,因为这会消磨我们的激情和创意。”

蔡秋德2006年加盟搜狐,门户黄金时代恰逢版权低价期,当时的搜狐几乎拥有所有的体育视频版权,这给了蔡秋德弥足珍贵的学习和创作空间。2012年,他去了新浪体育,制作了《英超放大镜》、《新中超客栈》等节目,并且参与了两套颇具影响力的体育类型纪录片创作——《中国足球职业联赛20年词典》和CBA20周年纪录片《来者》。

2015年,门户体育式微,乐视体育风头正劲,蔡秋德也成为乐视体育节目部负责人,接连推出《超级星战》、《新三味聊斋》、《亚洲足球周刊》等节目。“虽然乐视后来陷入困局,但真的还是要感谢乐视体育,给了我们这样一支年轻团队很好的原创和探索的空间,让我也收获了很多。”

“确实,你没有了平台的优势,需要转换自己的角色和姿态。以前是资源主动找你,现在需要我们主动去找资源了。当然,在平台会有懈怠的时候,缺乏动力。但是创业之后,会成长更快一些。”蔡秋德回答道。

目前的黑马体育团队,有10名正式员工,除了蔡秋德,其余9人都是90后。每周他们都会约上之前乐视的同事或其他朋友,踢一场球。“我们团队的员工,至少需要两个标准,一个是热爱体育,一个是对体育文化有追求。”

但可惜的是,目前中国的体育文化,尚未迎来春天。蔡秋德指出:“中国很多足球俱乐部,一年花好几亿,但一个赛季过去了,甚至都不会留下自己的视频素材。哪怕他把外援一周的工资省下来,也是可以把这个事情给办了的。足球职业化这么多年,我们烧的钱,烧完就没了,不会留下太多东西。但体育文化这东西,是会一直沉淀发酵的。日本高中足球为什么这么火?他们认认线年,比日本J联赛还要久。”

体育文化这玩意,听起来很虚。但如果有更多像《足球少年养成》这样的优秀纪录片,有更多像黑马体育这样每周在球场踢球的公司,有更多推崇体育育人的学校和家长,体育文化应该会渐渐蓬勃发展起来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xinwomen.com/,亚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